为什么多瑙河公安县在和郑城联合之后变得寂寂

问题:沙市在80年代,被称作江汉平原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素有“都会控江津”之称,早在清末就成已成为对外开放的城市之一,与苏州,杭州,重庆齐名。为什么在九十年代中期,和荆州(江陵)合并之后就变得默默无闻了?有哪些原因?

为业绩分家拆伙,

回答:

梦富贵两败俱伤。

沙市曾是闻名全国的工业城市,光辉曾一度盖过荆州,为何合并以后变得默默无闻。许多年前就有专家学者为此常常讨论,不惜以研讨会、座谈会等多形式积极探讨。许多年过去了,依旧没有一个合理的答案。在我看来有以下几个原因:
图片 1
①荆州与沙市合并为荆沙市,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沙市的知名度,以及发展思路。

万里长江水似倾,洪湖九泽共流行。

②沙市企业接连倒闭时,荆沙市未能深入了解原因,导致知名品牌企业纷纷破产,对外界而言则是地域伤害。

滔滔骇浪应知险,渺渺洪涛谁不惊。

站在投资家的角度思考,那么多企业就荆沙都玩没了,怎敢放心去荆沙投资?从声誉上受到损伤后,荆沙也没有积极地进行补救。
图片 2
③荆沙合并后迅速恢复荆州原名的工作,对沙市的名誉产生二度伤害。

半世峥嵘思荆楚,二分割据想英明。

根据襄樊恢复襄阳原名来看,历经许久,而且是在襄樊这个名称也打出知名度以后,才正式回归原名,为当地的文化传播和名誉预留了补救空间,并积极发挥宣传作用。
图片 3④合并为荆州
之后,经济衰败绝非偶然。同时期的襄阳在走向下坡路,同是全国十大明星工业城市,同是历史文化名城,都曾被新型城市宜昌超越,然而襄阳已经反超。

常谈体制何好处,泪洒纺织百万兵。

按照这一逻辑预测,荆州也将会有这一天,超越宜昌之时就是荆州复兴之时。
图片 4
荆州人缺乏勇敢自主创新创业精神,部分人还沉寂在原有的历史辉煌中难以自拔。殊不知荆州相继错过多个机遇,没有成为省域副中心,没有被纳入武汉城市群,无依无靠。

沙市历史悠久,已有3000多年的人文历史,自古就是“三楚名镇”,位于湖北省中南部,原为湖北省自辖市,从1895年《马关条约》开埠,20世纪初期发展成为湖北省第二大良港,1994年与荆州合并成立荆沙市,沙市便成为了沙市区。

结论:荆州之所以变得默默无闻,最关键的因素就是放不开自己,怀念过去。

沙市作为百年商埠口岸城市,商贸业始终占有重要的地位。谈及过往的辉煌,沙市老人无不骄傲转为叹息,沙市曾经是四大米市之一,马关条约通商口岸之一,全国明星城市,全国卫生城市,湖北省第二个民用飞机场,湖北省工业总产值第三,湖北省商业产值第一,湖北对外贸易第一。

想要改变这一被动局面,首先要得学会勇敢面对,大刀阔斧地进行行政改革,发挥文化优势并走出去招商引资。

早在上世纪50年代中期,据《湖北省志》记载,沙市的工业总产值已经达到20亿(那时候的工资才十几元),到了80年代,沙市的地位更是无上荣光,仅次于北京,上海,天津,还有少数的几个省会城市。全国型的知名企业有:活力28,沙市日化;沙松电器;荆江热水瓶;湖北化肥厂;沙棉、荆棉;沙隆达农药厂;鸳鸯牌床单;摇臂钻床;沙市四机厂等。

在这基础上还得加强本土企事业单位的自我活跃和交流,稳固现有业态,引导以商招商。

短短30年的时间,从湖北省的龙头地位到如今的玩尾巴形象,有智者都说是在与荆州的分分合合之中伤了元气,是官本位内斗后的杯具结果,当写入文史,对一个城市的兴衰发展有着警示意义。

此外,必须抢抓任何机遇,研究政策,解读规划。深入开展争取一切交通基建的工作,加大力度争取北接襄阳、南通常德的国家高铁项目,争取建设长江中游重要的水运码头,结合地区高铁、公路项目规划为交通枢纽。

沙市有着自身的硬伤,一是地域偏小,没有广阔的幅员,她的发展受到多方面的局限,还有地区间的竞争,领导间的名利之争,反复在旅游兴市与工业兴市之间折腾,使其遍体鳞伤。二是沙市的经济结构比较单一,主要是以轻纺业为主,缺乏大型的投资,缺乏大重工,大化工,大电力等支柱型国企。这在特殊的历史时期比如计划经济物质短缺年代,在沿海经济没有大发展,外资没有涌入之前,她依托周边地区庞大的人口和农业基础,在一些日用品工业上有所成就,但却难以持久。三是与国家布局有关,那就是三峡工程兴建于宜昌,导致宜昌的锋芒盖过沙市,荆州。现在湖北省主导一主二副(武汉,宜昌,襄樊),沙市这个昔日的工业之星与江汉明珠,想要振兴当年的荣光,实乃备苦艰辛。

发展前景好不好,交通很关键;要想富、先修路,只有完善交通布局才有冲出低迷期的可能性!荆州加油!

沙棉的衰败,与沙市地区的整个大势息息相关,沙棉好比是一块辉煌过后又失败的实验田。

回答:

沙市棉纺织印染厂,厂址的绝对位置为东径112度16,北纬30度18,其厂房方位北临北京路,南靠荆江大堤的跃进路,东与橡胶厂相邻,西连丝织厂与粮食仓库。现在的方位是北京东路,地处三湾路与豉湖路之间,北靠江津路,南依长江大堤,北京路横穿沙棉厂区与生活区。

说实话,沙市的没落、隐没,确实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也是非常令人痛心的事情,很多企业很多很大的企业都玩完了,很多因厂设市、设镇的地方沉沦了、荒芜了,比如同在湖北的蒲纺总厂、湖北化纤、省拖拉机厂、下钢总厂、黄棉,但是,整个城市就在市场经济大潮中消失了、不见了还真是仅有的、绝伦的。

为了便于纺织、印染分专业管理,厂党委曾于1976年3月3日向市委请示,建议纺织与印染分厂单独核算,保留总厂。1977年6月18日省革委会计委、工交办公室、轻工业局联合发文,把沙市棉纺织印染厂分成“湖北省沙市棉纺织厂”和“湖北省沙市印染厂”,各自独立核算。

沙市原先的经济地位在湖北非常靠前的,工业产值一直在前三前五名之间徘徊,当年的沙市日化活力二八,大家都耳熟能详的,还有沙松冰箱,几乎可以跟现在的格力、美的知名度一样高,然后荆江热水瓶、沙隆达农资、鸳鸯床单都是数得上的大牌子。

主持分家的是时任市委书记穆长生(后调省委任统战部长),时任市委副书记张健(后调任宜昌市市委书记)。为了搞好分厂工作,市委决定成立分厂领导小组,姬目耕任组长,郝嘉彬任副组长,对全厂的设备、财产、人员、财务经济等进行合理划分。厂区分界线以“海燕”大楼东墙为基准,向南经一食堂平分修机间,直至跃进路围墙,规定房屋建筑、设备设施、区域在分界线以东为纺织厂所有,以西为印染厂所有。生活区的划分以子弟学校门前的二号路为分界线,路东属纺织厂,路西为印染厂。职工划分总的是兼顾两厂,照顾专业特长,大部不动,部分调整。纺织、印染各车间的人员基本不动,科室人员和服务人员划归印染厂的有407人,对设备、交通工具、劳保用品、公用工程、库存物资、财务经济都相应进行了划分。后来对公用工程中的深井等产权进行了调整,1977年7月1日分为沙市棉纺织厂和沙市印染厂(简称沙棉与沙印)。

我原先是纺织企业的,经常去沙市开会,去学习沙市纺织企业的经验,那条纺织街上,沙棉、沙三棉、荆沙棉都在那里,都是省里的重点企业,都有七八千、五六千人的规模,那些厂子里面,俱乐部、文化宫、电视台、篮球场、学校、医院、商店俱全,一个企业就是一个小社会,生活娱乐设施一应俱全,员工的幸福指数相当高。

沙棉与沙印分家后,两兄弟唇齿相依,互拥取暖,都曾经辉煌过,落魄过,只不过沙印工人先下岗,沙印厂先关门,其过程都一样,创业维艰,光辉岁月,市场颓废,苟延残喘,光荣牺牲,沙市的国企双雄,就这样退出历史舞台。可叹的是,那些下岗职工,那些退休工人,在歌舞升平的当代,他们的生活可有人关心,他们的住房,养老,医疗可有保障,那一双双忧郁的眼神,穿透高耸的荆江大堤,看到江水在翻卷,听到轮船在呜咽。

然而,沧海横流、世事变迁,辉煌的沙市轻工、纺织,随着市场经济大潮的洗礼,基本上都跟武汉、襄阳、黄石的轻工、纺织一道,一步步退出了历史舞台,让人触目惊心、惨不忍睹,而作为轻工、纺织立市的城市,沙市这些企业倒下之后,他还能靠什么支撑一个城市的税收、市政、民生还有财政的开支呢?

1983年,沙棉将厂大门改建在布机车间对门原附门处,同年10月正式开放,厂大门内外修建了水泥路面和喷水池等。

当年荆沙合并,先是叫了一段的荆沙市,感觉沙市还在,做个区的话,毕竟还带着个荆沙的沙字,后来,叫回荆州了,荆州的荆门、天仙潜都离荆州而去,荆州不再是湖北最大的地区了,沙市就更不是湖北最有活力的轻工城市了,连沙市区都消失在湖北重点经济版图上了。

沙市棉纺织印染厂的大门,在现乾盛与佳境天城(沙印)交界处,由四根椭圆大柱支撑,四根大柱中,中间两柱高于左右两柱,据说是按当时武汉军区的大门一比一仿制的。1975年反击右倾翻案风时,厂里主要领导是孙克敏,分配到沙棉的新湖大(现在的中南财大)谢邦柱根据孙克敏的名字撰写一幅楹联,书写于大门中间两柱上,联为:克己急于复礼,敏感见风使舵。

客观的说,沙市沉沦,首先是没有经得起市场的洗礼,一把好牌全部都玩废了,然后,沙市被挤压在荆州这样的传统农业集中的区域中,市场氛围比省会武汉慢了半拍,比先进的沿海地区慢了不止一拍,一步慢,步步慢,一步错,步步错,产业链、供应链、进出口、竞争性都丧失了,企业一个个倒下,而且还没有一点起死回生的迹象,那么,默默无闻乃至不断消沉,也就是必然的结果了!

巍立的四柱早已不在,旧门遗址下,应该还有深深的混凝土钢构痕迹。

可了惜了,曾经的明星城市,沙市!

相学风水有云:两边有抱,后面有靠,前面有照,照中有泡。意思为两边有环抱遮挡之势,后面有依靠之势,前面有屏障,屏障中要有水泽。再简单点就是前方有水,后方有山,依山傍水,方为宝地。沙市地处平原,罕见一山,沙棉背靠荆江大堤,这道蜿蜒巨蟒千里屹立,却把沙棉拽入堤内,随着滔滔江水,缓缓东去,时也,命也。

回答:

叹江郎

沙市市,曾经享誉全国的轻工业明星城市,响当当的名牌品牌,在沙市人心中口中可以如数家珍,特别是"活力二八,沙市日化"在每晚的央视新闻后的黄金广告时段播出,更是全国家喻户晓,人尽皆知。可在数年后的今天,曾经的辉煌已不复存在,大多数知名品牌厂址已是一片荒凉,或转行或残破不堪。那么沙市的工业企业走到今天这一步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绿波抚青舫,少年戏花黄。借以轻歌送夕阳,踏晚点春江。愁起阅帆,细数过往,落尽目光短,最是相思长。月汐处,潮去,潮涨。情浓时,隔水,望乡。

首先是没有紧跟改革开放的发展机遇。沙市的前期繁荣是计划经济体制的结果,当改革开放的浪潮席卷而来的时候,沙市人还徜徉在小富即安的林荫小路上漫步,沿海及欠发展地区借助改革春风穷则思变时,沙市人还处在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状态中,潜意识认为贫穷地区没有二三十年休想赶上我,却不知,转眼间,所有的优势以及优越感如今已荡然无存。

(分家可能是为沙市增加总产值,原来只算印染后的成品布产值,而分家后既可算沙棉的成品坯布产值,又可算沙印染色布的产值,两家分开算肯定比沙市棉纺织印染厂的产值要高,gdp的需要,在此不作批论)

那么沙市工业企业凋零与荆沙合并有关联吗?我想没有必然关联。因为沙市荆州两个城市的行政管理机构同在一处,为了长远发展目标,荆沙合并是非常必要也是非常合适的,同时沙市与荆州可以实现工农互补,做大做强,也便于今后借鉴武汉市的发展模式,实行以荆州区、沙市区以及开发区的发展体系,从这一布局来看,是有前瞻性的。但是却在不不知不觉中落伍了掉队了,当然很大程度上与人有很大关系。

作为荆州人,落伍了肯定沮丧,叹息,但是只要我们不气馁,不服输,借助长江经济带的发展机遇,一定能迎头赶上,长江有浪,定会后浪推前浪。

回答:

在八九十年代有一句广告词,播变大江南北——“沙市日化”,再后来,这些品牌甚至城市就“消失”了。应该说,在社会经济发展中,像城市和大学的改名、合并屡见不鲜。经济的发展势头在理论上是不应该受到影响的。因为,在变动之前一定有许多有利因素促成改变。但是,在实际上,一旦合并,牵扯到行政、地理区域、投资吸引力等诸多关联因素,因而,发展往往不如预期。

图片 5

像沙市当时是以纺织等轻工业为主的城市,现变为沙市区。一些投资商已经看好的一块区域,它的行政领导及命令也形成特定的工作方式,一旦合并,在法治不够细致健全的地带,就容易产生推诿扯皮等现象。在低效粗放的发展模式下,资本一定会放慢脚步,甚而不敢前往。

图片 6

九十年代,正是国企转型和改革涉水较深的时期,因而,沙市就不幸成为实验失败的地区。

遍观诸种合并,若无得力体制、法规做后盾,无一群无私利的领导掌舵,还不如按照它自身的模式及内在规律慢慢发展。人为求大,人为拔高,反而适得其反。

回答:

谈不出什么原因,仅仅说几句感受。1970年代我曾经在沙市工作过两年,对沙市和荆州比较熟悉了,也很有感情。记得那时的沙市小吃不错,无论是中山路还是北京路及便河一带,餐馆炒菜和小吃都很有特色,虽然门店不多(那可是1975年),绝对是原汁原味很正宗,生意也不错,我想老一代的沙市人应该有印象。十年以后我再去,再难以寻得那些老店了,听闻夹杂着外地口音的店老板,我在门口就打起退堂鼓: 他们能做出以前那般的美味吗?

与以往比沙市确实落伍了,沙市本来是一座轻工纺织工业基础很好的城市,也有不错的产品在国内享有一定的知名度。沙市和荆州的经济上没有大的起色,我认为与改名没有多大关系,可能与地理位置交通枢纽有一定的关系,若要客商云集首先得有人家需要的东西,而沙市后来没见到非常吸引人的东西,如此,哪来的市场?一个市场的形成绝不是依靠行政规划能够解决的。

荆州的旅游资源丰富,可以说不输襄阳,古城墙的完整度在全国也是名列前茅的,可惜不见游客如云。前年去一游古城墙,看见旁边正大兴土木,好像是在建大佛像,果真如此,那就喧宾夺主了,许多人去荆州就是为看看古城墙,谁对钢筋水泥堆起的东西感兴趣?

回答:

1954年,长江荆州段设立分洪区,这为后来的荆州发展埋下了相当大的发展诟病。

为什么这么说,(1)1954年年底荆州分洪区设立,1956年长江大水,这次差点启用荆州分洪区,在后来的几次长江大水,也都是惊险度过。这每年的大水,为保住武汉,荆州几乎年年都要投入相当大的人力物力财力!

(2)在后期的发展中,荆州处于分洪区这一基准要素贯穿整个荆州的发展建设中和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过去每年夏天为保住武汉的安全,荆州青壮年都在防洪中,我本人就巡逻过长江大堤,那时正上中学。荆州的建设很多项目因长江分洪区这一因素而搁置!

(3)包括今天,荆州交通的不发达,为的是一个终极使命那就是荆州分洪区承载了武汉的安全!荆州是悲壮的荆州,大义的荆州!武汉也没有让荆州这么多年的默默守护失望,成为了国家中心城市。荆州值了!

最后,在三峡大坝调蓄功能下,荆州守护武汉的使命得到了有效的分担,今天的荆州有了高铁,有了机场,有了高速,荆州在以奇迹般的速度追赶兄弟城市!愿家乡越来越美,发展越来越好!

回答:

我就是沙市人,见证了沙市和荆州合并一直到现在。沙市原来俗称小香港,鸳鸯牌床单,热水瓶,活力28等那时候都是全国数一数二的知名平牌,加上又是长江流域重要港口,轻工业非常发达。虽然后来随着市场的发展和政策原因稍显没落,但是底子还是有的。有兴趣的去了解一下当初沙市的地域图,绝对比武汉要大的多。后来和荆州合并,加上政策的倾斜,武汉发展成了大都市,而沙市成了一个区,为了支持所谓的省会城市。

回答:

个人觉得命题有问题,沙市的衰落可以说是必然的结果,沙市崛起利益于马关条约,作为开放关口,沙市获得了码头优势,上通成都下抵上海,周边辐射整个长江中游平原区,注意这一切都是水路运输!因商业而发展到轻工业,90年代头达到了顶峰!而90年代开始的沿海及江浙地区的民营轻工业对于沙市的国营轻工业打击极大!而90年代开始兴建的高速公路及客运铁路绕过了沙市,从而沙市失去了对周边的水路优势!两大优势一失,沙市再难翻身!而所谓的合并其实是荆州的一次机会,当时考察设置影视城,因为当年的荆州还是有点资本的,所以没谈好,人家直接在无锡建了影视基地。结果就是商业没了,工业没了,旅游业也没了!

回答:

以上大家说的都是表面现象,不是深处原因。实际原因是,一,荆州的工业化进程没有及时跟进,以轻为主的工业格局,以国有企业为主的格局,招商引资中忽视大项目重项目的布局,以至于在整个湖北格局中无足轻重,并且缺乏一批影响长远发展的基础设施,无形中拖累和矮化了自己。二,分出仙桃,潜江,天门三块大肥肉,三大长子,大伤元气。如今这三大城市GDP总和已经超越荆州。最要命的是,潜江仙桃地处宜黄高速沿线,隔离了武汉荆州。潜江以西是荆州,以东与荆州没有任何联系。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只是往武汉,再也没有去荆州,荆州成了边远地区。三,荆州人自己热宗于内斗凡外地干部,大多被边缘化。没有时间精力理清发展定位。荆州一直找不到前进方向。

回答:

我对沙市还是有些感情的。七几年因为工作多次出差到沙市,也可以说对原沙市乃至荆州城里的大街小巷也都十分熟悉。沙市曾作为一个轻工业发展的不错的城市,很多产品在全国以及世界上都享有崇高声誉。比如荆江热水瓶,鸳鸯牌床单,都是紧俏货,要凭票才买得到。还有交通也十分方便,坐船上可到重庆,下可达上海。这些年改成荆州市后成了一个区,去年又去了一次沙市,真的是蒙羞,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破破烂烂的老样子,真不知道沙市的老百姓是怎么想的怎么过的。

本文由天吉彩票下载发布于关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什么多瑙河公安县在和郑城联合之后变得寂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